不才
Warm heal your heart and stomach.
 

俗人晚星:


心灵在激动和摇摆时也是如此,若没有依托,也会迷失方向;应该给心灵提供目标,让它聚精会神,绝不旁骛。普鲁塔克说到那些拿猿猴、小狗当宠物的人,因为他们的爱心得不到正常的发泄,与其让它枯萎,还不如寄托在庸俗无聊的东西上。我们看到当心灵内热情冲动时用在一件虚假癔想的东西上——即使连自己也不敢相信——也胜过毫无对象的好。


动物也是这样,被石头和铁器伤了以后,会对着他们狂怒,也会露出牙齿狠咬疼痛的部位以示报复,


帕诺尼的熊变得更加凶猛,当他被利比亚猎人的梭镖击中,矛头捅入伤口满地打滚,团团追逐在身下躲闪的那根铁尖。——卢卡努


当不幸降临到我们身上,什么原因我们编不出来?当我们需要发泄时,不管有理无理什么东西不能责怪?当一颗不幸的流弹击毙了你心爱的兄弟,你不用拉扯你金黄的头发,狠命捶打你白皙的胸脯,因为有罪的不是它们,该怪的是别的。李维谈到罗马军队在西班牙失去两位亲兄弟大将军时说:“所有的人都痛哭流涕,猛捶脑袋。”这是习俗。哲学家皮翁说到那位国王因悲伤而揪头发,不识风趣地问:“那人认为秃头可以减轻悲伤了么?”谁没见过有人赌输了钱要报复,把纸牌嚼碎咽下肚里,把一组骰子吞了下去。泽尔士一世鞭打赫勒斯旁海峡,用镣铐锁住,对它百般辱骂,并向阿托斯山下挑战书。居鲁士渡金努斯河心惊胆战,把全军将士折腾了好几天,来向这条河流报仇。卡里古拉皇帝把一幢非常漂亮的房屋毁了,因为他的母亲高兴他这么做。


我在年轻时听人说,邻近一位国王曾挨了上帝一顿鞭打,发誓要报仇,下令老百姓十年不祷告,不提上帝,只要他在位就不相信上帝。通过这则故事,他们要说的不是国王的愚蠢,而是民族固有的自豪感。恶习从来不是孤立的。……


奥古斯都·凯撒在海面上遇到暴风雨袭击,决心要向海神尼普顿挑战,在罗马竞技场比赛时把海神像从诸神像中撤下,以示报复。在这件事上他比前面几位将领更不可原谅;但是跟他后来做的事相比,又较可原谅。昆蒂里厄斯·瓦鲁斯在日尔曼一仗打败后,气愤绝望,用头撞墙,大叫:“瓦鲁斯,把我的士兵还我!”因为这些人超越一切疯狂,尤其还亵渎神明,向上帝或命运之神发难,仿佛他们有耳朵听到我们的攻击似的,比如色雷斯人,当天空打雷或闪电,就向天空放箭,进行巨人的报复,用射箭叫上帝就范。然而正如普鲁塔克作品中一位古代诗人说的:


不该对事情发火,它们是不会理会的。


但是对自己的精神错乱,我们从来都是骂得不够多。


评论
热度(12)
  1. 不才俗人晚星 转载了此文字
© 不才/Powered by LOFTER